工作郵箱 |

您的位置:首頁> 對外交流>

在新西蘭昆斯敦瓦卡蒂普湖畔,張女士經營著一家小旅館,有四間客房對外營業,窗外就是湖景美色。以往,預訂旺季客房要提前半年;然而,今年還沒有中國游客到訪,本地游客亦是寥寥。坐擁美景,張女士卻滿臉愁云。

昆斯敦是新西蘭旅游名城,以壯美風景和極限運動聞名。這個只有四萬常住人口的小城對旅游業的依賴度極高。

據昆斯敦市長吉姆·博爾特介紹,當地就業人口中有80%從事與旅游相關的工作。過去五年中,昆斯敦一直保持著高經濟增長、高收入和低失業率。

然而,新冠疫情和隨之而來的邊境防控措施徹底改變了這一切。博爾特告訴記者,與往年7月至8月滑雪季相比,眼下完全依賴國內游客的昆斯敦,旅游收入銳減至少2.7億新西蘭元(1美元約合1.5新西蘭元)。他表示,年底前如果沒有國際游客到來,當地將失去近8000個旅游業相關崗位。

旅游業是新西蘭支柱產業。2018年,旅游業直接收入和間接收入分別為163億新西蘭元和112億新西蘭元,其中海外游客消費總額達到178億新西蘭元。在疫情期間,整個產業遭受重創。

新西蘭政府近期制訂國內旅游促銷計劃和南島經濟復蘇計劃,希望依靠本地人拉動旅游消費。不過,中旅有限公司新西蘭地區總經理李瑞秦認為,本地消費能力遠遠無法填補海外游客留下的空白,如果沒有強力政策刺激,企業不謀求主動轉型,很多旅游公司難以熬過寒冬。

記者了解到,很多大型旅行公司靠政府臨時補貼強撐,一旦補貼在8月底前終止,只能裁員或倒閉。昆斯敦機場執行董事長阿德里安娜·揚—庫珀表示,即便在最好情況下,未來12個月昆斯敦機場也只能恢復到疫情前客流水平的四成。揚—庫珀說,政府應考慮修改邊境防控措施,對疫情可控、防護措施得力的國家個案處理,歡迎這些國家的游客回歸。

談到疫情下旅游業如何轉型?博爾特認為,過去昆斯敦過度依賴傳統旅游,以后將嘗試城鎮產業多樣化,特別是養老旅游、電影旅游和體育產業。他說,諸如大型電影拍攝等項目可拉動本地消費和就業,還有助于國家旅游形象推廣宣傳。

揚—庫珀則提出后疫情時代“保持接觸”的概念。她希望與那些曾經有過新西蘭旅游體驗的中國客戶,特別是深度游客戶和自駕游客戶保持接觸,并在潛在目標客戶習慣的網絡社交平臺等與他們互動。

在這方面,李瑞秦已付諸實踐。中旅新西蘭正嘗試將社交網絡直播平臺與旅游體驗結合,將虛擬旅游體驗與當地產品銷售結合,探索“直播帶貨游”的新路。

“邊境不開,海外游客永遠不會回來,但貿易需求永遠存在。從消費習慣上看,中國年輕人更熟悉和青睞通過直播、社交媒體這些平臺購物?!崩钊鹎卣f。


推薦

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直播